永科试验机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永科试验机
热门搜索:

资讯Lanvin的创意总监也走了 但不必感伤时装业对设计师越来越残酷

发布时间:2019-05-15 01:17:51阅读:来源:永科试验机
资讯Lanvin的创意总监也走了 但不必感伤时装业对设计师越来越残酷

这个世界在变,总有新一代的人能适应它。

资讯Lanvin的创意总监也走了 但不必感伤时装业对设计师越来越残酷

即将离开Lanvin的Alber Elbaz

当市场环境变得糟糕时,许多公司的内部矛盾才会爆发,比如创意总监一个接一个地出走。

如你所知,为Lanvin工作了14年的创意总监Alber Elbaz宣布离开品牌,他的个人物品都已搬离了办公室。2015年还没有结束,我们已经看到了巴黎世家不再和Alexander Wang续约、Donna Karen离开同名品牌、Raf Simons卸任Dior的艺术总监,所以谁是下一个?

每位设计师都没有多谈离开的原因,但分析师和时尚评论人的猜测大多都围绕在时装工业的超强工作节奏、设计师创造力的贬值,以及销售不理想所带来的压力上。

人们试图在一些Elbaz说过的话里找到他对工作口诛笔伐的蛛丝马迹,比如他曾说,“我们设计师的生涯始于想成为一名裁缝、始于梦想、直觉和感觉。现在我们成为了’创意总监’,要创作,但更多时候只是监管。我们不得不成为一个图像制造者,去挑起话题、让一切在照片里都看上去是那么的美好,要让屏幕尖叫,宝贝。”

听上去很愤懑是吗?但这就时装工业现行的游戏规则。作为设计师,光出好看的设计远远不够,更重要是得好卖。

尽管强调美学、传承和文化符号,但时装屋本质上和手机生产商、汽车制造商无不同,都在不断推陈出新和刺激购买欲望中,追逐着利润。在迷离华丽的广告背后,同样有着完善的顾客购买行为分析和销售计划。而在这整个链条上,创意总监和辅助他的设计团队,不过是其中一环。

在这样的角色设定之下,一旦销售不理想,管理层总免不了问责创意总监。Lanvin并不是上市公司,所以也没有公开的财务报表。但据《纽约时报》时尚总监Vanessa Friedman从接近Lanvin的人士处得到的消息,Lanvin今年的营收将从2014年的3.21亿欧元,下滑至2.21亿欧元。

事实上,对于所有奢侈品公司来说,今年都不会过得轻松。贝恩咨询预测,2015年设计师服饰与鞋履等单品的销售额较之上一年只有1%的微弱增幅,成为自雷曼兄弟倒闭以来的最差增长表现。

即使业绩完成得不错——Raf Simons为Dior的上个财政年度带来18%的有机增长率——但大型时装屋每年都要发布春夏、秋冬、度假、早春、早秋,甚至高定等多个系列,设计师本人不得不疲于奔命。

资讯Lanvin的创意总监也走了 但不必感伤时装业对设计师越来越残酷

这是个很老话题了。

早在2010年Alexander McQueen自杀,和John Galliano因为情绪失控、冒出反犹言论而被逐出Dior的时候,设计师是否被时装工业过快运转的机制而压垮的讨论便已经开始。感兴趣的话,你可以看看时尚作家Dana Thomas今年初发表的新书《众神与国王:亚历山大·麦昆和约翰·加利亚诺的兴衰》。

如花旗银行奢侈品分析师Thomas Chauvet对《纽约时报》所言,明星设计师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设计师来来去去,对时装屋也不再像过去那样忠诚。

如果说时装屋过去不是这样的,那一切都是何时开始变化?

让我们回到1980年代,LVMH和PPR(现在叫Kering)等奢侈品集团通过不断购买品牌而成立起来之后,原本家族式经营的时装屋们就踏上了另一条命运之路——它们面对的市场扩大至全球,职业经理人制度为之注入了更现代的管理方式,当然制定了更明晰的营收计划。

这些已被纳入大集团的时装屋来说,它们早就远离那段由创始设计师随心所欲掌控的日子——根据琼·马什(June Marsh)那本《时尚设计史》的说法,巴黎世家的创始人Cristóbal Balenciaga去世之前,遗愿之一就是结束他的品牌,不要让它继续下去。然而如你今天所见,这一遗愿并未被执行。

难道就没有在这种生态下仍然如鱼得水的吗?当然有,比如已经72岁的Karl Lagerfeld。他兼任着Chanel和Fendi这两家最负盛名的时装屋的设计工作,同时还有功夫去当摄影师,去拍品牌的微电影。

并且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年轻设计师接受,并且适应如今时装工业的节奏和生态。2013年,29岁的J.W. Anderson 在经营自己品牌的同时,还接受了Loewe创意总监的职位;而现年34岁的Vetements的设计师Demna Gvasalia,也确认即将接替Alexander Wang的位置入主巴黎世家。大品牌为年轻设计师提供更深入了解商业世界的机会,以及受众更广的职业舞台

这个世界在变,总有新一代的人能适应它。


饭店工服厂家

邯郸同学会文化衫

童装t恤设计

t恤厂